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1794章 嗜你如命(终)

    悦颜虽然知道了妈妈的态度,可是在要离开慕浅的房间时,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句:“妈妈,那爸爸他……会反对我和乔司宁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虽然悦颜知道,爸爸妈妈一向同进退,很少有意见相左的时候,可是在这件事情上,她却没那么有把握。

    于是她忍不住可怜巴巴地看向妈妈,希望妈妈能给她一个明确的回答。

    慕浅却只是耸了耸肩,说:“关于这一点,你亲自去问你爸爸,可能比你从我这里得到的答案要有用得多。”

    悦颜偷偷抠了抠手指,想了想,还是决定亲自去和爸爸说。

    毕竟,那可是最最最疼她的爸爸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悦颜果断站起身来,拉开门走出去,径直走向了霍靳西的书房。

    然而,她刚走到书房门口,书房的门就自动打开了。

    门后面正要走出来的人跟她打了个照面,悦颜瞬间就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好几秒钟之后,她终于反应过来,却径直和面前的乔司宁擦身,挤进书房,有些含羞带怯地看向依旧坐在椅子后面的霍靳西,“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霍靳西平静地坐着,看着女儿背对着乔司宁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……

    虽然女儿是背对着乔司宁的,可是乔司宁回转头来的那一刻,似乎女儿和他才是一体的。

    霍靳西微微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悦颜却压根没有回头看乔司宁一眼,直接就奔到了霍靳西的椅子后面,伸出手来抱住了霍靳西的肩膀,撒娇道:“爸爸,你怎么把他叫过来也不告诉我啊?”

    说着,悦颜才终于缓缓抬眸,看了门口站着的乔司宁一眼。

    然而只是一眼,她就飞快地收回了视线,继续歪头看着霍靳西,轻轻咬了唇,等着爸爸的回答。

    霍靳西这才微微转眸看向女儿,“怎么,爸爸要见什么人,还需要先问过你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啦!”悦颜连忙道,“只不过……见爸爸这么重要的事,我没想过会这么仓促嘛。怎么能就这样出现在爸爸面前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爸爸有这么吓人?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!”悦颜说,“爸爸不是吓人,爸爸是威严!爸爸是主心骨!是顶梁柱!是力挽狂澜的英雄!是我独一无二的爸爸!”

    这一通马屁拍下来,终于还是成功让霍靳西脸上有了笑容,又瞥了女儿一眼,说:“真心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心的啦!”悦颜说,“在我心里,谁也比不上爸爸!”

    说完,悦颜又在老父亲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霍靳西又瞥了门口的乔司宁一眼,终于淡淡开口道,“我要打电话,你也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悦颜平静地应了一声,乖乖站直了身体,一步步走到乔司宁身边,却又回过头来看向霍靳西,说,“爸爸,我晚上都没吃饱,你待会儿要陪我吃宵夜哦!”

    霍靳西应了一声,悦颜这才心满意足地笑起来,替他带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一关上门,悦颜立刻将乔司宁拉到了楼梯口,有些紧张地问:“我爸爸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。”乔司宁看着她,淡淡一笑,“一些常规话题罢了。”

    悦颜将信将疑,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乔司宁说,“你觉得霍先生会跟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悦颜微微眯了眼,道:“毕竟我爸爸可不是那么‘常规’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乔司宁点头笑道,“霍先生是主心骨,是顶梁柱,是英雄,是独一无二的霍大小姐的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!”悦颜羞恼地伸手捂住他的唇,瞪他道,“虽然我说的都是事实,但是平常我可不用这样拍爸爸的马屁!我是为了谁啊,你还笑我!”

    乔司宁听了,轻轻拉着她的手,放在唇边亲了亲,说:“不是笑你,绝对没有。”

    悦颜跟他对视了片刻,才终于又笑了起来,“我带你去花园走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拉着乔司宁脚步轻快地下了楼。

    两个人离开主楼后,慕浅才从房间走出来,推开了霍靳西书房的门。

    霍靳西正静坐在椅子里,目光微微有些沉晦。

    慕浅可太了解他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霍靳西做出了让步,但是明显又是很不甘心的让步。

    “算啦。”慕浅轻笑了一声,走上前去,轻轻捏上了他僵硬的肩膀,“往后的路还那么长,你女儿还要经历的事情多着呢。就看在她这两天的笑容份上吧……你都多久没看见她这样笑了?”

    霍靳西回忆起刚才女儿撒娇时候眼睛里闪过的光,不由得叹息了一声,缓缓闭上眼睛,道:“这小子但凡行差踏错一步,我绝对不会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悦颜领着乔司宁下了楼,在花园里走动了一小段,到底还是忍不住问:“我爸爸真的没有为难你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,我现在就不会跟你站在这里了。”乔司宁说。

    悦颜顿了顿,才又笑着扬起脸来看他,“所以现在,我们可以正大光明地在一起了吗?”

    闻言,乔司宁却略顿了顿,随后道:“可能还是要低调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悦颜问,“反正爸爸妈妈都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霍先生霍太太知道了才能放心。”乔司宁说,“但是,以我现在的情况,若是被有心人知道跟你的关系,只怕你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悦颜听了,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,“你怕我会有危险,也就是说,你现在依然是有危险的?”

    乔司宁又一次将她的手放到了唇边,“环境所限,风险是难免的,这样的风险,我可以承担,但是我不能让你陷进来。但是你放心,为了你,为了我们,我会尽可能规避所有的风险,谨守本分,做自己该做的事。相信我,没有人比我更惜命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的风险要持续多久?”悦颜问,“什么时候,才能完全没有风险?”

    乔司宁再度轻轻笑了起来,“我比谁都着急,所以,给我一些时间,我会处理好一切。”

    悦颜咬着唇看着他,没有回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