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二百六十七章 和离书

    说起陈彦峰等人的信口开河,乔世梁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他们亲手将你送进火坑,却敢对我说你们是被肖娘子害死的!他们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世家公子的修养让他骂不出难听的话,可他紧攥的双拳,却泄露了心里的愤怒。

    肖洛依无声叹息:他在心里一定骂得很脏。

    乔月容此时却想到了一件事:“哥哥,我还需要你为我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乔世梁收敛了情绪,忙问。

    “拿到陈家的和离书。”乔月容肃然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得对!”乔世梁略一思忖,就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必须拿到和离书!”

    陈怀璋已经傻了,若是不拿到这和离书,他们一旦发现乔月容没死,一定会赖上乔月容。

    到时候若是乔家心疼乔月容,就一定会给乔月容贴补,而他们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吸乔月容和乔家的血。

    “那我回头这么做……”乔世梁跟陈家人低声商量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乔世梁的话,陈家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京城的世家公子脏,随口就是毒计。

    哪怕是乔世梁这样瞧着光明磊落的世家公子,只短短时间,就想出了如此歹毒的计策……

    肖洛依在心中默默为落马坡上的陈家众人点了一支蜡烛:一路走好。

    乔世梁从陈家出来,转而又去了落马坡,在陈彦峰面前,一脸愤怒。

    “陈怀瑾那个娘子不承认!”

    “她自然是不敢承认!”

    “我就想问问妹夫,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他为何不去为我妹子讨回公道?”

    “妹夫呢?”

    陈彦峰和陈彦康、陈彦平等人对视一眼:幸亏刚才有所准备,否则还真就立刻要露馅儿了!

    “贤侄啊,璋儿他生病发了高热,却无钱医治,竟是烧坏了脑子,他傻了……这会儿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说起这个,侯巧玉都不用演,都泪汪汪起来。

    曾经是自己心头骄傲的儿子,却因为高热,烧成了傻子!

    真的是一想起来都觉得心痛啊!

    乔世梁沉默下来,仿佛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。

    众人眼巴巴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陈彦峰顶着众人的殷切期待开口:“贤侄啊,我们如今被赦免了,想要回京却没有路费盘缠,贤侄可否借些银两给我们?让我们先回京去?”

    乔世梁一口就答应下来:“伯父说什么借不借的,我拿银子也是应该的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乔世梁就往外掏银票。

    当明明白白的五百两银票落在陈彦峰眼中的时候,所有人都激动了!

    这么多银子,都能雇上几辆马车,将人一路带回京城了!

    几人对视一眼,就等着乔世梁将银票递过来给陈彦峰。

    可乔世梁的动作却顿住了:“伯父,这银子我自然是可以给的,但我有一个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情之请?你只管说。”

    陈彦峰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自己还能有什么给的?

    破棉被?

    脏棉衣?

    烂棉鞋?

    要啥给啥!

    乔世梁举目四顾,一脸忧伤。

    “我来的路上,我爹就说了,这地方太苦,无论如何要让我妹子好过一点,可谁知我妹子没福气,没看到现在这一幕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今我妹子人没了,我想回家给我妹子立个衣冠冢,可她名份上还是陈家的人,进不了我乔家的坟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