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三百零八章:阴间的挑战题目

    “你就是觉得去折磨参加活动的选手更有意思,所以才会选择亲自出手,我没说错吧。”

    渡半月眼斜视好友,思来想去之后也就这么一个理由了。

    能让这白毛主动出手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懂我。”

    竹岁寒更换弹鼓:“因为我觉得这样更有意思一些。”

    只能说就连霜奶仙这个对“押镖”很感兴趣的未来女帝都开摆了,选择开同心状态和姐妹们聊天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自家猴子口中的故事再怎么有意思,轮到自己身上之后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走镖这种江湖事,其实说白了也就外人听起来觉得很酷很帅而已。

    本质上来说还是一份危险程度更高的工作,吃不好睡不好的。

    哦不对,严格来说她们姐妹几个还是吃好睡好了,毕竟敌人什么的都被远程点名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那位很照顾家里的院长开了口,霜奶仙都打算怂恿竹岁寒直接开溜。

    晶晶睡在大舌头的怀抱里,后者轻轻摇晃手臂将自己当做大号婴儿床,脸上有着照顾人类幼崽的愉悦微笑。

    “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竹岁寒将手里的一叠文件当做扇子用。

    渡忍不住看了一眼,文件上面写着的东西应该就是这次的参赛人员的受苦模式了。

    还好,还好我年纪过了身份也过了,要是岁寒早自己那么几年活跃于各个地区,他估计总有一天也会被这家伙恶整。

    岁寒很有分寸,但这個分寸的定义是“在不伤害生命安全的前提下为所欲为”。

    听上去跟没分寸也没什么区别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居然也在?”

    “岁寒哥你居然是这次交流活动的负责人之一?”×2

    竹岁寒看着面前的赤青二人组,脸上顿时露出了温柔且帅气的笑容。

    像极了正在骗小姑娘的渣男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要不要来参加。”

    青绿果断摇头,赤红只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但是他选择相信自己的老友。

    “我们特殊考核的时候,师傅因为在忙所以没有过来。”

    青绿解释道:“这次来城都地区就是来拜访阿四师傅的,后来听说满金市这里有活动,所以就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其实阿四不是在忙,阿四只是在电话里又训导了青绿一番。

    什么“我的弟子怎么可能通过不了考核”之类的话说了一通。

    大概意思就是你不能通过才怪了,所以我也懒得跑一趟,好好加油。

    竹岁寒点了点头:“阿四先生啊,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你下次想要邀请阿四先生干什么,可以跟他说去了之后甜点管够。”

    青绿脸色一黑:“岁寒哥,这种事情肯定是要邀请师母的。”

    他要是敢这么说,师傅或许会很心动,但师母绝对要把自己吊起来打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们就自己玩,我不招待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竹岁寒刚刚转身,视线顿时停留在了一个发型有些牌佬,又有些赛亚人的男生身上。

    阿金。

    怎么这小子也来了,来满金电台追星?

    他喜欢的那个电台明星叫什么来着?

    哦对,自然公园旁边好像就是全能竞技赛的对战巨蛋,算是宝可梦世界正经的体育赛事。

    而阿金就是那个拿走全部冠军的大满贯选手。

    竹岁寒摇了摇头,选择去监督场地安排,毕竟这才是决定自己是否能够获得乐子的关键。

    金老五目前来说还太嫩了,提供不了什么乐子。

    果然缺少了关键反派之后,关都和城都的主角团过得太悠闲了一些。

    还不如自己亲自上阵出演反派,给赤红他们上点强度。

    呃,感觉不是太稳,万一真的被青绿他们一帮主角撅过去怎么办。

    算了,大不了把他们打包扔去丰缘地区,给那两个欠教育的反派首脑组个地狱局。

    三个地区的主角团同心协力盯着伱们打,就问你怕不怕吧。

    别说什么熔岩队的三把火和水舰队的三S,对上赤红他们绝对没多少胜算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反派,但是赤红和青绿可是在虚拟战斗仪里被反复暴打过的,绝对不缺高级战斗方面的经验。

    “尾太郎,蚊香太郎,加油吧,我们一定要夺得冠军!”

    阿金站在起始点斗志昂扬:“据说这次的奖品很丰厚,我们一定不能错过!”

    长尾怪手和蚊香蝌蚪在精灵球里举手竖尾巴呼应训练家。

    这次的活动貌似考验的是训练家的个人能力,所以他们帮不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顺带一提,训练家的台球杆也被收走了。

    “比赛开始!”

    “冲啊!”

    阿金当场化身疯猴子跑到了队伍的最前面,地图上的检查点他已经记下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不是什么赛跑比赛,如果在前往检查点之前没有得到足够的徽章,是不能被判定通关的。

    至于奖励徽章当然是需要在途中自己发现了,和那种庙会活动当中在宣传册上盖章的活动类似,阿金门清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,第一个徽章!”

    阿金拨开草丛:“我就笑纳.嗯?”

    【请像呆呆兽一样活动】

    阿金缓缓打出一个问号。

    他觉得出题人的脑子不太对劲,应该建议他去精神科看看。

    “像呆呆兽一样活动,呆呆兽平时不都是懒得动么。”

    阿金下意识跺了一下脚,有些反常的触感让他瞬间明白了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趴下,只需要趴下不动就好了。

    五秒过后,放着徽章的小盒子自动打开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个天才!”

    阿金捧着第一枚粉白色的徽章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小爷我肯定能成为第一!”

    【请在种子铁球的守护之下拿走徽章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