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424、那人你也救不了

    恰好这时,钱伯琛从前院走了过来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“季师弟,赶紧和我去一趟前院,来了个病人,有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季弘听此,立刻起身,顾染见状,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能跟着一起吗?”

    钱伯琛这才注意到顾染,刚才实在是太着急了,也没注意。

    “少谷主。”

    钱伯琛一脸恭敬,这称呼,顾染一时都没反应过来,随后才看着钱伯琛说道。

    “钱师兄,你还是叫我名字吧,咱不兴这一套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推了推两人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救人要紧。”

    能来药庐的那可是对国家有贡献的,顾染可不希望国家少一个栋梁。

    随后三人匆匆离开了后院。

    南宫擎看着走远的三人,收回目光,又看了看一旁的公孙邈,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那位天上有地下无的关门弟子,我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啊,就一个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公孙邈可不允许别人质疑他的徒弟,尤其是他最爱的小徒弟,立马双眼圆瞪。

    “南宫老贼,你懂什么,我这徒弟,那就是文曲星下凡,就你家那些个人给我小徒弟提鞋都不配。”

    “臭棋篓子,你怎么说话呢,我南宫家虽然隐世多年,可这么些年,为国家也是培养了无数的人才的,就我那大孙子,现在可是国家航天局的总设计师,你徒弟再厉害也就是个给人看病的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大夫怎么了,那个人能保证一辈子无病无灾的,你们南宫家再厉害,能一辈子不看医生不瞧大夫,哼,有本事以后别找我要那些药丸,那可都是我那不争气的徒弟炼制的。”

    公孙邈回怼道,谁敢瞧不上他的小徒弟,他就跟谁急,哪怕是和自己认识了几十年的老友都不行。

    南宫擎听到这话,气焰顿消,他这次大老远跑来帝都,也是为了求药而来,这要是什么都没拿到,那可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,公孙邈,你真卑鄙。”

    “哼,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两人又是互瞪一眼,随后又安安静静的开始对弈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南宫擎忽然来了句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你这小徒弟长得还挺面熟的,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糟老头子,几年不出来一趟,你能在哪儿见过我徒弟,而且我这徒弟这些年基本都在国外潇洒,你想套近乎也别找这么蹩脚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公孙邈翻着白眼说道,这把南宫擎气的,一下子吃了公孙邈好几颗棋子。

    “我至于套近乎吗,不过你之前可说过要把你这小徒弟介绍给我家小孙子认识的,怎么听你们刚才的话,你这小徒弟已经有了人了啊。”www.

    “哎,别提这事,这丫头,不声不响的,就被一个老男人给拐跑了,等我知道的时候一切都晚了。不过你提这个干嘛?当初我提起这事儿的时候,你不是说你那小孙子已经有了婚配之人了吗?”

    公孙邈摩挲着棋子,看着面前的棋盘,眉头紧皱,心里把南宫擎骂了一通,这小老头也不知道让让棋。

    南宫擎听了公孙邈的话后,轻叹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哎,是有那么个人,不过那孩子也不知道还活着没有,现在我那小孙子也二十二了,总不能一直等着一个可能不在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公孙邈一听,咦,有故事,小老头儿我可最喜欢听故事了,立马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一直听你说你那小孙子早早就和别人定了婚约,怎么现在又说对方可能不在了呢?”

    “哎,说来话长,这婚事也是我那儿媳给定下的,听说那孩子出生没几天就出了意外,也不知是被人抱走了还是死了,总之就是不见了,到现在音讯全无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那现在婚约取消了?”

    “哎,其实婚约早就取消了,只是我那儿媳和对方是闺蜜,当初就说等十八年,如今已经年满了,只是那边一直没找到那孩子,这婚约也就不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么多年音讯全无,估计是凶多吉少了。”筆趣庫

    公孙邈幽幽说道,一旁的南宫擎也是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其实大家都这么想,可这种事也不好说出来,总是要给人一点希望的。”

    这边,顾染跟着钱伯琛和季弘来到了前院一个病房呢。

    病床上躺着一个白发老人,脸色苍白,表情痛苦,似乎因为太痛苦昏睡着,嘴里还发出痛苦的呻吟。

    “钱老,你说的专家呢?”

    钱伯琛一出现,就被几个中年人围住,钱伯琛立刻压了压手让这些人冷静,随后对着一旁的季弘说道。

    “季师弟,你去看一看吧,目前我们都检查不出张院士出了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钱伯琛这么一说,那几个张院士的家人都看向了季弘。

    在看到季弘似乎比钱伯琛还年轻许多,眼底有狐疑,但也没有当场质问,而是纷纷让了些位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