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11042章

    对蓉姑他们这些子女也没什么责任心,非打即骂,反正在他眼中,自己的这些孩子们自己也做不了主,将来咋样都是主家说了算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要伺候好主家就行了,就有快活日子过。

    至于蓉姑的娘……

    提到娘,那更是不提也罢!

    不能昧着良心说娘对他们这些儿女们不好,毕竟十月怀胎一朝分娩,天底下极少有娘是不喜欢自己的儿女们的。

    只是,蓉姑的娘自小就是府里的奴才,生死大权都掌握在主人家的手里。

    小时候哥哥调皮,伺候少爷的时候没伺候好,害少爷摔跤了。

    太太将哥哥吊起来打,娘跪在旁边吓得连求情的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至于爹……他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明哲保身,鞭子都是他双手给太太递过去的……

    娘即使嫁给了爹,有了名义上的丈夫,实质上两人也生了四五个孩子,可爹根本就不把她当做妻子来敬重,也不存在疼爱。

    生那么多孩子,那也是公兔子母兔子之间的繁衍罢了,一切全凭本能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,一个在前院负责老爷太太们出行的车马,是个小管事,一个则留在后院照管夫人小姐们的针线女红,以及庭院洒扫。

    两人白天是没有半点交集的,只有夜里睡觉的时候才到他们的那间小屋子里去……

    蓉姑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姐姐到了适婚的年纪,主人家把她送给了一位来家里喝酒的客人。

    那个客人是个年近六十的老翁,娘不忍,跟爹那里商量,希望爹能够去老爷那边求求情,好歹照管了几十年的车马,还是个小管事,多少有点情面。

    结果爹不仅不去求,反手还甩了娘一耳光,说娘是妇人之仁,说丫头片子生来本就是要嫁人,嫁给谁不是嫁?

    大丫头片子能为老爷效力,作为礼物送给客人去拉拢关系,这是大丫头的福气,也是他们夫妻的体面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爹还把眼睛瞄到了蓉姑的身上,打从蓉姑记事起,爹就没少怂恿她借着给二少爷整理衣物的机会,爬二少爷的床……

    哪怕做不成小妾,便是做了二少爷房里的通房丫鬟,往后他在府里腰杆子都比别人要硬……

    爹还打哥哥和弟弟的主意,儿女们的幸福和未来在他眼中不算什么,全都是他的垫脚石。

    后来他喝酒喝多了,溺死在河沟里。

    他们兄弟姐妹没有半滴眼泪。

    没多久,娘因为不小心打坏了祭祀用的盘子,被当家的少夫人打了一顿板子,撵到庄子上去了。

    在后面没两年,娘就病死在庄子上,临终前其他哥哥姐姐都没有去看她,就蓉姑偷偷去见了她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娘病得都认不出她是她闺女了,披头散发,像个饿鬼一样躺在床上,抓住蓉姑的手就往嘴里啃……

    吓得蓉姑连滚带爬逃出了屋子,再也不敢去那庄子了,直到娘病死,她都没再见过。

    爹娘尚且如此,其他的兄弟姐妹之间,就更别提有什么情分可言了。

    在来骆家之前的前半生,唯一给她温暖和庇护的,是府里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老太太欣赏她的针线活,留在身边伺候,这一伺候就是十多年。